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寄语文社_ 《周易》4-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花雨潇潇小说寄语文社 《周易》4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虽说清歌是个学医的,但也没有直勾勾盯着别人身体看的习惯,更何况是还有两个男的。于是便只能尽量将目光集中在一

    旁的一思身上,有些奇怪为什么她没事?

    “清歌姑娘,你看!”吕大师突然出声说道。

    “啊?”清歌顺着大师的目光看过去,虽然只是一眼,却足够让清歌发现不寻常。只见三个人露出的部位虽然不同,却均

    在露出的部位上有一个黑色的印记,清歌站起身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姝身边,仔细看她背上的印记。发现像是一团烟雾状的东

    西上插着一把刀或剑之类的利器,这是这个印记给清歌的第一感觉。然后是旁边的朱一文,只不过他的印记在前左肩上,似乎

    要比一姝的印记稍微清晰一点,而吴一越的则在右上臂上,也是模模糊糊一片,看不大清楚。

    最后,清歌又走到了陈一思身边,有些试探带疑惑地问道:“你?”

    陈一思先是看了钟离一眼,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却还是用清冷的声音说道:“我的在大腿内侧,比他们的都要清晰些。”

    “啊?哦哦。”清歌有些尴尬的应了句然后走到钟离身边坏笑着悄悄问道:“喂,钟离,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大腿内侧哦。

    ”

    钟离见状,将头一偏,不再理会清歌,而是转头向着吕大师问道:“我可以看一下你的吗?”

    吕大师一愣,却还是麻利的伸手解开上衣,露出心脏的位置,清歌也跟着爬过去,结果被钟离推到了一边。清歌有些不忿地

    瞪了钟离一眼,奈何人家根本就不理会自己,于是清歌只好泱泱地站在一边偷偷瞄了几眼,虽然是几眼,却也让清歌看清了。

    说起来还多亏了钟离给自己治好了眼睛,不然还真不会看的这样清楚,如此一想,清歌觉得其实钟离除了有时候发神经一点,

    其他时候还是十分友好的。咳咳,扯远了扯远了,话说这吕大师心脏处的印记要比其他人的凝实好多,而且也清晰好多,这样

    的话这印记的真实样貌就出来了,果然是一个人影身上戳着一把刀。

    钟离面色有些凝重的拉了清歌坐回沙发上问道:“你们从那个地方带了东西出来?”

    吕大师毫不避讳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了钟离。

    “你的推断没错,你们确实中了一种诅咒,叫销魂印。”钟离算是对吕大师的猜测表示了肯定。

    “销魂印?”清歌脑海中瞬间浮现了一大片春色,而后赶紧摇摇脑袋摇掉这龌龊的想法。

    钟离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摇头的清歌,眸中闪现了一丝笑意,继续开口解释道:“销魂印是一种上古流传下来的咒术,以一

    种东西为媒介,将咒术刻在其上,所有接触过的人都会遭到诅咒。刚开始的时候,印记会凝实清晰,时间越久,印记越淡,直

    到印记全部消失的时候,中咒者便会嗜血肉,丧神识,最终回到受诅咒的地方被销去三魂七魄而亡,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这个咒术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常人根本无法觉察,等到有所体现的时候,已经无法可解。除此之外,这个咒术还会因人的外

    力阻碍而发生变化,比如,吕大师的功法深厚,就会延缓发作的时间,而其他人只怕时日不多了。”

    “这么严重?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清歌抢在其他人前面开口问道,其余五人也都露出了关切的神色。

    “这个只有找出媒介,然后回到那个地方才有机会试着找找有没有破解的方法,一般来说,这种邪术不为天道所容,必有解

    法。但恐怕会惊险万分,如果你们想去我自然不会阻拦你们,但她去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钟离说着指了指清歌。

    “先生,你既然知道这么多,应该修为深厚,既然你都说了此去惊险万分,那我们此去只怕有去无回。我这把老骨头死了倒

    不要紧,但这四个孩子还小,还请先生念在我们同为修道之人的份上,随我们去一趟吧。”吕先生说着竟然跪到了钟离面前,

    其他四人见状也跟着跪了下来。

    清歌一看唰一下就跳开了,忙开口:“钟离,这么大的礼你受得起么?”

    钟离瞪她一眼,然后将吕大师扶了起来,开口道:“办法我说了,但我确实帮不上忙,各位还是另请高明吧。”

    清歌见状,赶紧开口:“大师,这知道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又是一回事,再说了,你们知道媒介是什么吗?即便我们愿意

    跟你去,但若没有媒介,我们去了也白去。”

    “我没有同意你去。”钟离在一旁严肃的补充道。

    “哎呀,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清歌瘪瘪嘴说道。

    “我们唯一都碰过的,是那本《周易》。”陈一思和朱一文在清歌话音刚落下时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它现在在哪儿?”清歌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我这里。”吕一大师说着从上侧的里衣口袋里拿出一张薄薄的绢布。

    “能给我看看吗?”清歌说着就要伸手去拿,却在中途被钟离握住。清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讪笑着抽回了手。

    “吕一先生,我刚来的时候也占了一卦,乃是剥卦,诸位此去一定当心。”钟离说着就要带清歌离开。

    “清歌姑娘。”一声清冷的声音突然叫到。

    “啊?啊!你干什么?”清歌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绢布版《周易》和面前那个漂亮的有些让人嫉妒的姑娘,心中

    有些气愤的想笑了。

    “你干什么!”钟离看着眼前突变的一幕,深邃的目光中也带上了无尽的暴怒。

    “一思,你干什么?”其余四人都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陈一思。

    “钟离大师,清歌姑娘,既然事已至此,你们还是和我们走一趟吧。”朱一文最先反应过来适时的开口。

    “一思,你怎么能这样做?”吕一大师紧蹙着眉头说道,语气中蕴含了一丝不赞同。

    “一丝姐。”林一姝睁大一双杏眼呆愣愣地叫到。

    而一旁的吴一越早已站到了陈一思身前以守护者的姿势与钟离和清歌对视。

    “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也知道你们怪我,但请你们帮帮我们,如果我们能有幸回来,我这条命任你们处置。”清冷的声音

    难得的掩进了一丝歉意,却显得十分强势,一看就是个不常道歉的人。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但如果此去真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和你有关的人。”钟离用极其凛冽的声音回道,垂在身

    侧的左手应时的“咔咔”作响。

    清歌赶紧将手中的绢布扔还给他们,一把抓住身旁人的胳膊,用不赞同的眼神看向钟离。

    暴怒寒霜般的眼神在看向清歌微蹙的秀眉时瞬间恢复了往日的柔和,绵长的笑芒倒映在清歌明亮的瞳眸中,声音如沐春风

    :“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心里像温暖的清泉流过,眼角已带了一丝湿意,清歌却还是将嘴一撇:“情绪转换的这么快,,你是影帝吗?”

    看着脚步已迈出门槛的清歌,挺拔的身形才将头一偏,用冰寒的声音说道:“明早8:00,车站见,不要迟到。”然后便抬

    脚追向了已看不到身影的清歌。

    “钟离,其实仔细想想陈一思的做法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可原谅,每个人都想要活下去的。如果我真的能帮到他们,也算是天

    意,如果,如果我此去回不来了,请你帮我照看我的家人,无论是帮他们再造一个女儿也好,还是就此抽走他们的记忆也好,

    我知道以你的能力是绝对能办到的。另外,不要连累其他无辜的人好吗?还有,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遇见你,是我这辈子

    最幸运的事。”一路默默前行的清歌边走边低头说道,她不敢看向钟离,怕看向他时连说这些话的勇气都没了。

    “你在乱说什么!”钟离一把抓住依旧低头默默看向地面的清歌,强迫她对上自己的目光。

    “钟离,这次,我真的不希望你去,真的。”入目的是一张带笑的清秀小脸,她的眼中闪烁着自己的高大身影和星星点点的

    亮光,说出的话却让自己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

    “闭嘴!”一股强烈而巨大的怒气从钟离身上迸发出来让清歌不由心里一阵底虚。

    “钟离,钟离,钟离······”一声声急促而略带委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搅得钟离心中十分烦躁。

    “哎,清歌,你要我怎么办才好?”一声无奈的感慨终于将钟离身上的寒意祛除了不少。

    “钟离,你知不知道,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清歌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双如古井般的双眸。

    “好了,先回家吧,这事以后再说。”最终以钟离的妥协而告终。

    “钟离,剥卦是什么?”清歌看着寒意已消的钟离好学的问道。

    “剥卦是周易第23卦,名为山地剥,是一个中下卦,卦象曰:鹊遇天晚宿林中,不知林内先有鹰,虽然同处心生恶,卦若

    逢之是非轻。此卦是异卦(下坤上艮)相叠。五阴在下,一阳在上,阴盛而阳孤;高山附于地。二者都是剥落象,故为“剥卦

    ”,指导卜卦者应顺势而止。”

    “意思就是我们这次去根本就是多余的,一定不会成功对吧?”清歌有些沮丧的问道。

    “也不是这样说的,只要我们能做好充分的准备,自然是有一薄之力的,关键在于不能急于求成,尤其不能冒险,要顺势而

    为。”钟离看着一下子颓废了许多的清歌安慰道。

    “哎,就算是要冒险也没办法了,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不是吗?哎呀,对了,忘了跟他们约定动身时间了。”清歌说着说着

    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啊。死了死了,我又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怎么办啊?”

    “你啊,就你这丢三落四的习惯,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钟离地无奈似乎又加重了一重。

    “折腾了大半夜,饿了吧?我去把饭菜热一下,你先去泡泡澡,解解乏。”钟离说着就将清歌赶进了浴室。

    适宜的水温让清歌疲惫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舒缓,泡了一会儿后有些不情愿的被钟离叫了出去。但在看到满桌子的饭菜后瞬

    间又觉得满血复活了。酒足饭饱之后,钟离看着清歌惬意的躺在沙发上犯困,便大步走到了清歌面前。

    原本明亮的光线被遮挡,清歌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看着居高临下的钟离弱弱的问道:“你干嘛?”

    “你的印记给我看下。”钟离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什,什,什么?这不好吧?我,它,那个,它的位置比较敏感,你还是不要看了吧。”清歌有些不好意思的推拒。

    “敏感?能有多敏感?在大腿内侧吗?”钟离一挑眉有些邪肆地笑道。

    “呃,其实,也差不多了。”清歌有些心虚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我一定得看看。”钟离说着就抓起了清歌的右脚,“哪条腿?”

    “哎,别别别,我跟你开玩笑的,不在腿上,在心脏的位置,真的。”清歌赶紧一边用力的抽回右脚,一边真诚的说道。

    “脱衣服,我看看。”钟离放开清歌的右脚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不要吧,怎么说也男女有别是不是?你这不是存心耍流氓嘛。”清歌苦着脸说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