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_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在算计谁!-笔趣阁

时间:2021-01-17 16: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只跳蚤小说诸天最强大佬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在算计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手中一根熟铁棍的晁盖舞动开来愣是同杨志斗了个旗鼓相当,这边何涛更是被公孙胜一柄宝剑缠住,至于说阮小七等人就如同猛虎冲入了羊群当中。

    如果说不是官军一方人多势众的话,只怕在阮小七几人冲阵的时候,官军便已经崩溃了。

    何涛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在他看来,晁盖一伙人也不过是一群胆大包天的贼人罢了,却是没有想到晁盖等人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如果说不是他为了谨慎起见带了足够多的人马的话,恐怕这会儿手下的兵马便已经崩溃了。

    人群当中,朱仝、雷横二人同刘唐战在一处,两人任何一人都足以同刘唐硬拼了,但是这会儿却是没有出尽全力的意思,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

    远处身形躲在阴影当中的宋江看到这一幕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宋江没想到官军竟然来的这么急,本以为时文彬等人前去迎接天使楚毅一行人,就算是要派人捉拿晁盖等人那也要等到明日了。

    不曾想何涛竟然趁着夜色杀了过来,一下子就将他给堵在了东溪村。

    宋江可没有想过落草为寇,但是如果他被官军堵在了晁盖这庄子里的话,那么到时候他就算是跳进黄河只怕也洗不清了。

    所幸的是官军的实力并不强,晁盖等人看上去并没有吃亏,他也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堵在庄子里了。

    不过外面乱糟糟的一片,黑灯瞎火的,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搞不好就会遭了池鱼之殃,所以说宋江整个人躲在庄子当中,只是偷偷的向外观望。

    “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啊,不愧是天波府杨家的传人,晁盖佩服!”

    只听得轰的一声,就见晁盖身形一晃禁不住后退了一步,而杨志同样是身子一颤后退了几步,吐出一口浊气,神色凝重的看着晁盖。

    “阁下如此修为,竟然自甘堕落,不思报效朝廷,可惜,真是可惜啊!”

    晁盖闻言不禁大笑道:“晁盖一向自由惯了,却是受不得约束,况且要晁盖去为那昏君效命,那还不如让晁盖去死呢!”

    杨志皱了皱眉头道:“阁下若是束手就擒的话,杨某愿意向提督大人求情,介时必保阁下一条生路……”

    晁盖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话之间,晁盖身形跃起,手中铁棍当头向着杨志砸了下来,这一下若是砸中的话,就算是一座假山都可能会被直接打爆。

    杨志身形一纵,闪身避开这一击,回身便是一刀直劈下来,两人再度厮杀在一起。

    阮氏兄弟在官军当中横杀四方,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以三人为中心,方圆一丈之内竟然寻不到一名官军。

    这些官军手持长矛一个个满脸惧意的看着被他们围在了正中的阮氏兄弟,如果说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三兄弟处境凶险,被包围了起来呢。

    可是事实却是这些官兵被杀怕了,哪怕是人多势众,依然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哈哈哈,一群无胆之辈,杀!”

    一声断喝,就见阮氏兄弟冲上前去,三人愣是追着数十名官军砍杀,这般情形只看的何涛怒目圆睁,恨不得冲上前去将那些逃跑的官军一个个的砍杀了。

    但是公孙胜却是轻描淡写的一抖手中长剑,分神的一瞬间,何涛只感觉手腕一痛,紧接着就听得啪嗒一声,何涛手中的兵器跌落在地。

    上前一步,公孙胜剑柄在何涛脑后敲了一下,顿时何涛身子一晃昏了过去,紧接着就听得公孙胜高声道:“何涛已死,何涛已死,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这喊声如同惊雷一般,原本便被晁盖一伙人的武力给镇住的一众官军闻声看去,就见何涛如同死了一般被公孙胜高高举起。

    原本只是一部分官军溃败,然而这会儿随着何涛被公孙胜给制住,所有的官军都禁不住的慌了。

    “何缉捕使死了,大家快逃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顿时所有的官军在回神过来之后转身就逃。

    所有的官军都逃了,以至于那些正拼命与官军厮杀的十几名庄丁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留下来的数十名庄丁经过这么一会儿也不过是剩下了十几人而已,毕竟官军人多势众,阮氏兄弟、刘唐几人凭借着自身实力倒是杀的官军闻风丧胆,但是这些庄丁也不过是普通人,同官兵比起来也强不了多少,没有在混战当中被杀光,那已经是运气了。

    “呕!”

    有人看着地上的伏尸,再加上那刺鼻的血腥之气,顿时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这些庄丁在今夜之前都不过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罢了,杀人根本就是第一遭,有这般的反应倒也在情理当中。

    几道身影自黑暗之中返回,正是一身血腥煞气的阮氏兄弟、刘唐几人。

    杨志注意到几人隐隐的将自己给包围起来,再看官军已经彻底溃败,暗骂了一声,身形一跃,在阮氏兄弟、刘唐几人完成包围之前一刀劈的刘唐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在阮氏兄弟、晁盖反应过来之前转身便消失在夜色当中。

    “刘唐兄弟,你怎么样!”

    看着杨志离去,晁盖并没有阻止,同杨志交手这么一会儿,两人各自的底细,二人心中再清楚不过。

    无论是谁都很难彻底压过对方将对方给镇压下去,晁盖没有把握留下杨志,同样杨志也没有把握留下晁盖,因此杨志在察觉到阮氏兄弟几人有围拢过来的意思的时候果断的选择抽身而去。

    不是杨志怕了晁盖,而是他有自知之明,只看阮氏兄弟先前的表现,一旦同晁盖联手的话,他再想脱身只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何涛失陷了那倒也罢了,若是他堂堂提辖栽在了这东溪村的话,那才是闹了笑话呢。

    一处别院之中,楚毅正在书房当中翻阅典籍,就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楚毅循声看去,只见杨志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大步走来。

    “提督大人,杨志有罪!”

    关胜、花荣几人显然也是被杨志给惊动了,这会儿也赶了过来,惊讶的看着拜倒在楚毅桌案之前的杨志。

    对于杨志,关胜、花荣几人还是相当之了解的,杨志出身不差,可谓是家世不俗,也就养成了一定的傲气,像这般俯首请罪,说实话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楚毅将手中典籍放下,目光落在杨志身上道:“杨志,你何罪之有?”

    杨志当即便将自己协同何涛前往东溪村捉拿晁盖一行人,结果却是折了何涛,官军惨败的事情详细道来。

    楚毅神色不变,可是一旁的关胜、花荣却是听得满脸惊愕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区区一伙贼人竟然能够让官军吃这么大的亏,最关键的是他们很清楚杨志的实力,若是一般的贼人的话,单单是杨志一人便可以单挑数十贼人,更何况还有何涛这么一位缉捕使并数百官兵。

    这般的阵容,就算是去攻打一座小山寨也足够了啊,现在杨志竟然说他们败了,就连何涛都折了进去。

    就见杨志俯首于地向着楚毅道:“杨志无能,恳请提督大人责罚!”

    楚毅缓缓起身,走上前来将杨志给扶了起来道:“晁盖此人却也算得上一个人物,你败在此人手中倒也不出本督预料!”

    听到楚毅这么一说,不只是杨志,就是关胜、花荣几人也都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来。

    毕竟楚毅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说楚毅其实在派杨志随同何涛前去捉拿晁盖的时候,本来就没有抱着杨志能够成功的希望。

    只是这样一来,楚毅又为什么明知道杨志拿不住晁盖,偏偏又派了杨志前去呢。

    楚毅背着手,行至书房门口处,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几人道:“你么是不是非常的疑惑,既然杨志不是那晁盖一伙人的对手,本督又为何不多派人手,甚至只要再加上关胜,拿下晁盖等人的可能就会大上几分。”

    杨志看着楚毅深吸一口气道:“提督大人既然这么做,肯定有提督的用意。末将等只管听从提督大人的吩咐便是。”

    楚毅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微微一笑道:“难得出京一次,本督总得给某些人出手的机会吧,若是早早拿了晁盖等人回京,岂不是让太多人感到失望?”

    关胜、花荣几人都不是傻子,听楚毅这么说,要是还不明白楚毅的用意的话,那么他们也不可能会被楚毅所看重了。

    几人皆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楚毅,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毅竟然还有这般的用意。

    但是冷静下来想一想的话,楚毅此举却是使得许多潜在的敌人、对手一下子暴露出来,可谓是一劳永逸。

    当然有一点楚毅没有说,那就是他并不急着拿了晁盖几人,反而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最好是能够借着晁盖、宋江等人之手将那些所谓的梁山好汉统统聚集起来,倒也省了他满天下的去寻那些人。

    从王英、燕顺几人身死所暴涨的气运,楚毅可以肯定,在这一方世界当中,梁山一众人皆是身具气运之辈,其中诸如杨志、关胜等人楚毅只是通过收为手下的方式来分润其气运,而对于王英、燕顺、张青、孙二娘这些人,楚毅却是不介意杀之以得气运。

    那么多的人,真的要他一个个的去寻找,恐怕就是借助东厂的实力,他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将所有人都给找出来,可是如果是借助宋江、晁盖这些人之手的话,到时候天罡地煞聚集,不用他去寻找,这些人自己都会送上门来。

    正说话之间,就见一名小太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口处向着楚毅一礼道:“见过提督,奴婢奉了提督之名前去查探那宋江的下落,据说有人看到宋江在傍晚时分出了城门,奔着东溪村方向去了。”

    楚毅嘴角微微一翘,轻笑道:“杨志,你且前去向时文彬质问,他手下押司宋江竟然勾结贼人,泄露军机,结果导致何涛身陷敌手,官军惨败,你告诉他,让他给本督一个交代。”

    时文彬刚刚睡下没有多久,突然听得一阵急促的拍门声,迷迷糊糊之间,时文彬一边起身一边带着几分不耐道:“何事喧哗。”

    披着衣衫,时文彬拉开房门,就见手下心腹一脸慌张的道:“老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何缉捕使惨败,官军死伤上百,杨提辖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愣了一下,时文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道:“什么,你……你说何涛竟然败了,他人呢……”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道:“知县大人怕是见不到何缉捕使了,若非有人提前告密,何至于连何缉捕使都身陷敌手。”

    时文彬只看到一身煞气的杨志正一脸怒色的大步而来,丝毫没有一丝的尊敬之意,反倒是一副问罪的架势。

    如果说换做其他一个提辖的话,时文彬绝对不会忍着,真当文贵武贱是假的啊,他堂堂一知县,呵斥一个提辖官,那还不是教训孙子一般。

    然而杨志那是什么来历啊,背靠天波府杨家,再加上又是楚毅的心腹手下,就算是时文彬也不敢招惹这么一个人物。

    深吸一口气,时文彬脸上挤出笑容道:“杨提辖快快请坐,且先消消气,还请杨提辖告知时某,到底是谁人敢走漏了消息,差点害了杨提辖以及我大宋诸多军士。”

    杨志冷哼一声道:“我们的人查到贵衙押司宋江于傍晚时分出城奔着东溪村而去……”

    “竟然是宋江?”

    时文彬闻言不由的惊呼一声,随即便是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道:“糊涂,真是糊涂啊,本官只当宋江与晁盖私交甚笃,却也能够分得清公与私,不曾想他竟然这般糊涂……”

    如果说杨志说是其他人走漏了消息的话,可能时文彬还会有所怀疑,但是要说是宋江的话,说实话,时文彬还真的不怀疑,因为时文彬相信宋江绝对做得出这等事情来。

    看到时文彬的反应,杨志心中不禁感到惊讶,看时文彬的意思,似乎这宋江真的有私通晁盖的嫌疑啊。

    本以为是那宋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楚毅,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心中杂念一闪而过,杨志冷哼一声道:“我家提督大人说了,他要知县给他一个交代!”

    说完这些,杨志转身便离了知县府邸,只留下脸色难看无比的时文彬。

    正当时文彬面色阴沉的考虑着究竟该如何应付楚毅的责难的时候,就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

    人还没到,声音便传来道:“大人,朱仝、雷横向您请罪来了!”

    抬头看去,就见一身狼狈之色的朱仝、雷横二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

    心情正不好的时文彬不禁怒道:“堂堂七尺男儿,竟如女儿家般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给我如实道来,你们究竟为何败的如此之惨!”

    故意摆出一副非常凄惨的模样的雷横、朱仝二人很清楚自家这位知县大人的性子,这位就是一个老好人,只要他们模样凄惨一些,然后再哭诉一番,肯定不会有什么麻烦。

    不过这会儿时文彬像是已经知晓了他们大败而归的消息,究竟是谁将这消息告知时文彬的?

    心思转动,雷横、朱仝暗暗的对视一眼,就听得雷横向着时文彬道:“县尊有所不知,那晁盖等人似乎早有准备,尤其是晁盖有万夫不当之勇,就连京中来的杨提辖都不是其对手,再加上阮氏兄弟等作为帮凶,愣是杀了何缉捕使,我等眼见不敌,只能保住有用之身,前来禀明县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