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不让江山_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一人战百人-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一人战百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如果是在以往,见有人被重重围困还受了伤,却能说出我要灭你满门这句话,休汨罗一定会觉得无比可笑。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说狠话的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说出的狠话有一半实现,那么也就少一半人了。

    在休汨罗看来,说狠话本就是稍显幼稚的一件事。

    一个真正狠厉的人,往往什么都不会说,却把最狠厉的事都做了一个遍。

    可此时此刻休汨罗才明白,话要看从什么样的人嘴里说出来,如他面前这人说的就不能算是狠话,而是一句......告知。

    “我们见过吗?”

    休汨罗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叱却没有回答,在李叱看来,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都毫无意义,比如在这样的场合再来一些交流。

    他的不回答,便是一种态度。

    于是休汨罗微微皱眉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可惜了。”

    然后他伸手指了指李叱:“杀。”

    四周围着的黑武士兵不下百余人,这种情况下,别说是李叱,就算是个神仙可能也没有机会脱身。

    因为这百余人不是赤手空拳,他们手里有弓箭有连弩,他们之中有训练有素的士兵,有武功不凡的剑门弟子。

    这些人,在黑武国内,谁不桀骜?

    这些人的桀骜在李叱面前,算个屁。

    在休汨罗杀字出口之后,四周的黑武士兵随即将弓箭弩箭都放了出去。

    大罗金仙都避不开。

    李叱避得开。

    看起来他被四面围住,然而他根本无需担心背面会有弓箭,因为那还有辆马车。

    燕先生就是从这辆马车里被拉拽出来的,车就为李叱挡住了后边的所有威胁。

    羽箭飞出来的那一瞬间,李叱一弯腰,刀子塞在嘴里咬住,两只手分别抓起来一具尸体挡在自己身前。

    只片刻,尸体就被射成了刺猬一样,密密麻麻的也不知道插了多少箭。

    李叱并没有移动,这两具尸体变成了最完美的盾牌,为李叱挡住了身前所有杀器。

    很快就传来弩箭射空的声音,但弓箭还在发箭。

    看到无法伤到李叱,马车另外一边的人开始往前冲,想从后边偷袭李叱。

    可李叱就是在等有人来。

    只要黑武人上来和他近身交战,他们的弓箭也就失去了绝大部分威胁。

    一个黑武士兵从马车旁边绕过来,一刀朝着李叱砍落,李叱把尸体转过来,那士兵一刀砍在尸体肩膀上。

    下一息,李叱把尸体往下一压,嘴里叼着弯刀的刀柄,身子往前顶了一下,弯刀随即切开那黑武士兵咽喉。

    后边的黑武人连续上来,上来的人越多李叱反而心里越踏实,人越多,敌人的弓箭越不敢轻易放。

    几把刀几乎同时砍下来,李叱双手抬起,两具尸体被举起来,那几把刀都砍在尸体上。

    李叱双臂发力把尸体推出去,撞翻了几人,手握住弯刀,连续劈砍,至少三四人被他砍翻在地。

    靠近他的人只片刻就全都死了,身边多了几具尸体,这四周一空,远处的羽箭就又朝着他激射过来。

    李叱又抓起来一具尸体挡着,羽箭没入人身体中的声音就在他身前出现,那声音都能让人头皮发麻。

    远处,龛罗食的人帮他把伤口包扎好,头顶上被削掉了一块肉皮,就算伤好了,以后大概也是秃一块。

    这才真的是,就挺秃然的。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咱们的人靠近他就杀,不靠近他就挡箭。”

    龛罗食憋着一股火气,看向休汨罗说道:“我去。”

    休汨罗点了点头:“小心些,此人是一头凶兽。”

    龛罗食嗯了一声,抓了弯刀在手,喊了一声都退后,然后朝着李叱大步冲过来。

    李叱就盼着有人近身,不管是谁。

    龛罗食大步而来,还有半丈左右人已经凌空而起,弯刀带着斩空之声狠狠落下。

    李叱侧身避开,这一刀砍在李叱身后马车车厢上,车厢被避开一条口子。

    龛罗食一刀落空,紧跟着一脚踹向李叱胸口,李叱再次避开,这一脚又踹在马车上,半面车厢被踹碎。

    龛罗食的本意是把李叱逼着离开马车,到空旷处,这个中原人也就会被团团围住。

    可是李叱连续避开,却还在马车旁边。

    龛罗食再一刀横扫,李叱抬手用他的弯刀把龛罗食的刀子架住,两把刀碰撞在一处,当的一声,火星四溅。

    龛罗食左拳朝着李叱脸砸过来,李叱没躲也没挡,他的左手往旁边伸出去,将马车上的半截木头抓了起来。

    龛罗食的左拳到了,李叱的左手握着半截木棍也回来了......

    噗的一声,木棍戳进龛罗食左臂,李叱发力一扭,龛罗食的左臂就被扭转了半圈,胳膊带着龛罗食的身子都往一侧歪了歪。

    李叱把半截木棍抽出来,朝着龛罗食胸口连续戳下去......

    那不是利刃,那是木头,车窗一圈的木框,之前被龛罗食一刀劈开,这木棍有一头是个尖角......

    一下一下一下一下......李叱的动作极快,木头在龛罗食的心口里扎进去拔出来,每一次都带出来一串血星。

    这个心高气傲的青衙千夫长,一共只出了两招,就被李叱把整个心口都戳成了肉泥一样。

    最后一下,李叱把木头戳进龛罗食的眼窝中,紧跟着手掌在木头上重重一拍。

    噗!

    木头居然从后脑顶出来,头骨应该是没有坏掉,在后颈和头骨之间戳出来的。

    木头尖上血液往下滑,黏糊糊的。

    在李叱松开手的那一刻,龛罗食的尸体缓缓倒在地上,脚抽动了几下,很微弱。

    李叱转身看向那些黑武人,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有的人看到李叱看过来,已经在下意识的后退。

    龛罗食的武功很强,他们都知道。

    然而真正的高手过招,尤其是这种生死厮杀,哪怕两个人武功相差并不悬殊,可决出生死的速度也不会慢。

    生死厮杀不是点到为止的比试,每一招都致命,而每一招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如果不是这种厮杀,而是单纯的比武较量,龛罗食绝对不会这么快就被李叱击败。

    四周的黑武人停顿片刻,等来了休汨罗的命令。

    看到李叱杀了龛罗食,休汨罗立刻吼了一声:“还在等什么,全都上去!”

    黑武人听到喊声后还是犹豫了片刻,毕竟那个中原人杀龛罗食的手段确实过于残忍了些。

    有第一个人往前冲,后边跟上的也就越来越多。

    李叱等到人冲到自己身前,那人呐喊着一刀落下,李叱的弯刀后发先至,一刀捅进那人张大的嘴里,弯刀的刀尖从脑壳上冒了出来。

    下一息,李叱松手,一把掐住了近身敌人的脖子,那人在他手里好像变成了一根木头。

    李叱单臂举着抓到的人来回横摆,片刻后,这人身上

    就多了十几道伤口,都是替李叱挡刀留下的。

    李叱一脚踹在尸体上,巨力之下,尸体把前边的人撞翻了好几个。

    身后有人过来,乱刀剁下,李叱没有往前避让,而是往后撞出去,用后背撞在那些人身上,刀子便全都落空。

    李叱猛的转身,两只手推着两个人的脑袋狠狠撞在一起,砰地一声后,两人脑壳都瘪了下去。

    李叱始终都在马车附近和黑武人厮杀,一辆马车成了李叱的半边屏障。

    他围着马车转着圈的杀,马车周围的尸体开始多到没有落脚之处,每一脚踩下去都会踩到人。

    李叱转到了马车的对面,连杀三四人后,黑武人已经不敢再靠近。

    而在马车的这边,休汨罗从车下看了看李叱的腿在什么位置,然后一伸手把车辕掰断。

    他双手抓着车辕狠狠的戳进车厢,又戳穿了马车另外一边,李叱背对着车厢没有注意到。

    车厢骤然裂开,车辕便重重撞击在李叱的后背上。

    车辕断口处参差不齐,而这种木刺自然也可杀人,若非李叱身上还有一件软甲的话,这根车辕就能把他贯穿。

    车辕有腿粗,被贯穿的话还怎么可能有丝毫活命机会。

    巨大的力度下,李叱被撞的往前扑倒,原本退回去的黑武人看到机会,立刻就冲了上来。

    李叱忍着剧痛在地上翻滚,顺势抓起来尸体旁边的兵器,一边避让一边还击。

    休汨罗却还是没有打算正面和李叱交手,他在马车这边侧头看了看,见李叱勉强起身,他一脚踹在车轮上,这一脚把车轴踹断。

    他把车轮抡起来甩出去,李叱听到风声立刻回头,他一刀劈出,却发现是个沉重的车轮。

    这一刀劈在车轮上,劈开了一多半。

    休汨罗单手撑着马车跳过来,一脚踹在李叱胸口,在碎木纷飞中,李叱往后倒飞了出去。

    休汨罗见李叱再次挣扎起来,忍不住微微皱眉,这个人居然还能站起来。

    他一边踱步一边对李叱说道:“你也不是有你说的那么强,看起来,你快要撑不住了。”

    李叱啐了一口血,仰天一笑。

    “我一人战你百人,你依然不敢与我正面一战,却还得意洋洋的讽刺我?”

    李叱啐掉血,往前一冲,休汨罗立刻后撤,他退回到马车后边,往四周看了看,忽然就看到了那一堆皮子。

    刚才只顾想着怎么杀了李叱,怎么动手,却忘了这里还有那家伙的一根软肋在。

    他过去一脚把上面的皮卷踹开,动手扒拉了几下,燕先生随即露了出来。

    休汨罗哈哈大笑,一伸手抓着燕先生衣襟想把人提起来,可就在这一刻,一具尸体飞了过来。

    那尸体撞在休汨罗身上把他撞的后仰,休汨罗还没有来得及稳住身子,一个滴血的拳头到了。

    那拳头上破了肉皮,血淋淋,似乎还隐隐可见关节处的森森白骨。

    砰!

    这一拳正中休汨罗的右脸。

    休汨罗往后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又翻滚出去很远,卷带起来一片黄沙。

    李叱弯着腰,垂着双臂,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的血,嘴里的血,头发上的血,都在不停的滴落。

    他站在燕先生身前,虽然弯着腰,可是却抬着头看着倒地的敌人。

    这个样子的李叱,虽然没有戴着那张吓人的夜叉面具,可却更像是一个夜叉。

    他喘息着,咧开嘴。

    “你居然还敢动他?”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