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银龙的黑科技_ 第三百七十二章 金币 背叛了我!?-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木老七小说银龙的黑科技 第三百七十二章 金币 背叛了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就在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刚刚驶离阿斯卡特拉的无畏号身上时,却是没有人发现,一艘宛如幽灵般的商船自阿斯卡特拉驶离,逆行开往北方。

    而在这艘船上的船员,也俱是约翰商会的水手,将这艘并不算大的船塞的满满当当。

    直到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这些水手们仿佛才回过魂来似的,不可置信的面面相觑。

    “汉克、托尼,贝利?你们怎么也在这里?你们不是护卫着艾丽莎小姐去卡琳珊了吗?”

    还是其中一名船长像是回忆到了什么,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信,有些恍惚的对其他几名船长道:

    “小姐说,她请了一位法师给我们施展了群体催眠术和镜像法术,制造出了我们跟随她一起出海的假象,但考虑到这趟贸易对于普通人来说过于凶险,所以让我们提前回到北地...”

    “艾丽莎小姐...怎么可以这样?没有了我们,她岂不是更危险...”

    “船上有好几名来自霍格黑爪安保公司的高阶法职者,还连夜聘请了一批冒险者...应该不会出现太极端的状况,小姐只是担心我们的安危...”

    五名跟随着老约翰跑了半辈子海运的老船长瞬间被此举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只是一名船员突然疑惑问道:

    “只是...我们人都在这艘船上...那另外四艘船,是怎么被艾丽莎小姐开走的...?”

    “......”

    ......

    宝剑海,无畏号。

    夏兰薇珞丝望着天际边逐渐变成黑影的安姆微微发着呆,眉宇间有些掩饰不住的落寞。

    李维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啥,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抱歉,也许我不该自作主张,带你来南方的。”

    他看的出来,安姆的这个‘家乡’对下夏兰薇珞丝而言,也许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唔。”

    夏兰薇珞丝有些惘然的摇了摇头,抿了抿唇道:

    “你完全不用感到心理上的负担,我只是...只是还有些没想明白,其实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对那片土地,那个家究竟抱有怎样的感情,也不知道当年那样的选择,是不是过于自私了。”

    李维神情变得有些认真起来:“那能说说吗?有些时候的,烦恼只有说出来,才会得到排解,我自认还是一个比较好的听众,也绝对守口如瓶,就当...满足我的好奇心。”

    夏兰薇珞丝偏头看了李维一眼,将一缕被海风吹乱的鬓发拢至耳后,轻笑道:

    “其实...我的过去,是个很俗套的故事。

    “我和我老师的关系,跟加尔文和洛嘉莉之间的关系有些像,他是我的老师,不过我却一直将他视作自己父亲一样的存在。

    “只不过有些不同的是,我的老师莱特雷斯出身一个复杂的多的贵族家庭,地处安姆东部艾斯普塔城的罗兹纳尔家族。

    “他出身罗兹纳尔家族旁支,一个主营木材、家具和皮毛类业务的商人家庭。

    “在安姆这个极度拜金的国度里,成为一名商人几乎是所有人眼里的前途,谁能挣到更多的钱,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与尊重。

    “老师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从小就展现出了远超同龄人的智慧,挣钱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相比起挣钱,他的天性更喜欢冒险和探究事物的本质,在一次偶然的‘灵异’事件中,他碰到了一名蒙面法师会的法师,从此走上了一条探究世界本质奥秘的道路。

    “他...成了一名魔法师。”

    说道这里夏兰薇珞丝露出怅然的笑:

    “如果放在其他的国度,这想必是一个令人无数人艳羡的奇幻开端吧,魔法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一份恩赐。

    “但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安姆人来说,它...却是一份诅咒。

    “由于夏恩王朝的历史渊源,还有之后巫师学校造成的那场席卷半个安姆的瘟疫,让几乎所有安姆人都对魔法乃至施法者报以本能的抗拒与敌意。

    “但即便是这样,老师他依旧没能忍住对魔法与对世界探究的向往。

    “不过为了不引起家族的恐慌与排斥,他选择了隐藏自己身为一个施法者的身份。

    “在我被他收养时,他已经九十多岁了,而对外公开的身份,则是他的孙女儿。

    “他曾经对我说,安姆现在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某种程度上是病态的、是扭曲的,迟早会出问题的。

    “随着贸易的发展,安姆虽然越来越富有,但贫富差距却也越来越极端,所有人都在向钱看,有了钱,就能够让钱生钱,用钱去贿赂贵族,然后借此获得权势。

    “各个城邦内几乎所有的事务都是为了去赚钱,如果作些没什么赚头的事情将被认视作愚蠢或者浪费,而安姆的社会机构也由商会组成,这些商会被那些强大的拥有巨大财富和私人武装的商业家族把持,每笔交易的方方面面或者手段也都会由商会来做表面掩饰。

    “他说...一个国度,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因为欲望失去了枷锁,手段失去了边界,就只会让安姆越来越僵化,会让绝大多数的人渐渐都失去希望。

    “而这样的一片土地上,无疑会成为一些邪神、魔鬼甚至是恶魔传播教义的绝佳温床。

    “那些失去希望的人、那些产业被兼并而破产流落街头的人,那些即使生了病也没有钱找牧师寻求治疗的人,就像是绝望的溺水者,无论是谁向它们递出‘救命’的稻草,他们都会不顾一切的抓住,即便那个稻草的背后是一只魔鬼,即便那可能会带来更加可怕的灾难。

    “而事实也如他所断言的那样,那些年安姆境内各种邪神祭祀、魔鬼召唤、恶魔契约案件层出不穷。

    “讽刺的是,处理这些突然恶性事件的,反而大多数依靠的依旧是老师他们这些‘蒙面法师’,一群被他们憎恶排挤的法职者。

    “因为沃金的牧师可不擅长战斗,而圣骑士们同样看不惯这些‘邪恶’的商人们。

    “在某次处理此类的案件中,老师第一次接触到了魔鬼召唤仪式,他认为,这似乎是一个好的研究机会。

    “在他看来,这些守序邪恶又喜欢交易的魔鬼们,和商人这种‘生物’真的有些相似,也许深入研究魔鬼这种生物,有助于他找到安姆的变革之道。

    “而这样的生活,也持续了很久。

    “直到...他的研究偶然间被一名前来家里聚会的亲戚撞见了。

    “老师他被举报了,他的法职者身份,他研究魔鬼的手札著作,一切的一切都被曝光出来。

    “最后,他被当做一名邪教徒一样,被绑在十字架上...‘净化’了...

    “他没有反抗,因为审判他的,很多都是他的‘亲属’,他的‘晚辈们’。

    “也许在他看来,他的确触犯了禁忌?所以罪有应得?

    “又或者...那时的他,已然绝望。

    “谁知道呢?呵。”

    夏兰薇珞丝轻笑一声,喃喃道:“他就是个迂腐的傻子...白活了那么一大把年纪。”

    李维对此,也唯有一声叹息。

    依稀间,似乎也能够体会到莱特雷斯老法师那种被亲人背叛,一辈子成果付诸东流的绝望与伤感。

    同时也为这位可敬的老人感到不值。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本就不是相通的。

    既然暴露了,为什么不走呢?

    说不定流亡到其他国度,甚至和夏兰薇珞丝一起去汲水城,在见识到了他们白城的迅猛发展后,就会悟出‘学魔法救不了安姆人’的道理。

    有时候,当道理讲不通时,是需要以理服人的。

    只有被打趴下了,别人才会静下心听你讲道理。

    不过他张了张嘴,突然想到了另一层...

    以安姆那样的环境下,恐怕莱特雷斯考虑更多的,是他一走了之后,牵连到自己的家族吧...

    “所以他在察觉到时,提前安排了你们的行程?”李维问道。

    “是的,他说以我的学习进度,已经教不了我什么了,所以他给了我一笔路费,一份汲水城的房产契约,还有一封写给凯尔本的介绍信,让我去汲水城魔法学院继续深造。”

    夏兰薇珞丝微微仰着头,有些苦涩道:“结果在半途中,塞纳斯的面前突兀出现了一道狂暴的传送门,他平静的告诉我,老师突然解除了和他的契约,他就要的被重新放逐回九层地狱去了,他问我愿不愿意相信他,和他重新签下魔鬼契约,他说...他不想回地地狱去,还问我,要不要复仇?”

    “所以你就那么和他签了?”李维嘴角抽了抽,一时间不知该说她天真,还是该说她胆子大。

    魔鬼的契约也敢随便瞎鸡儿签,灵魂被卖了可能都还在给对方数钱。

    “是啊...所以相比起老师,也许我的运气真的不错,塞纳斯是一只很特殊的魔鬼。”

    夏兰薇珞丝抿似乎陷入了回忆:“后来我也问过他,他当时怎么不在魔鬼契约上做手脚?将我的灵魂夺去。”

    她突然笑着道:“他说他早就过了那种只知道坑蒙拐骗的年纪,还斥责那些目光短浅的魔鬼,而且像我和老师这样,灵魂强度足够与他签订契约,还能够和平相处的善良‘傻瓜’并不多,他还说...他在巴托地狱得罪的人有点多...一旦被放逐回去,很可能就没命回来。”

    李维也不由笑了起来:“塞纳斯老爷子倒是挺有意思。”

    这算是‘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所以且行且珍惜’的届世界版本吗。

    “后来呢?”李维问。

    夏兰薇珞丝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后来,当我和塞纳斯发现不对劲赶回去时,整个城堡已经被搬空,烧成一片白地了。

    “也没有什么话本传记中的复仇情节...既然老师临终选择了放下一切,那么,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复仇的理由。

    “将老师的族人全都屠杀殆尽吗...”

    “抱歉。”李维表示歉意。

    “唔。”

    夏兰薇珞丝摇了摇头,重重的吐了口气,笑道:

    “如你所说的那样,说出来感觉确实轻松了一些。

    “我在刚去往汲水城的头些年,也经常处于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中,甚至直到回了安姆,我依旧没能想明白。

    “所以我也不知道当时答应你来趟南方究竟抱有怎样的心理。

    “不过我就在刚刚离开安姆时,我突然想明白了,就这样吧,那里已经没什么让我好留念的了。

    “若是突然冒出几个罗兹纳尔家的混蛋,我怕万一没忍住把他们弄死了,岂不是有些对不起这一个世纪的纠结和烦恼。”

    李维有些赞同道:“的确,那种愚昧至极的家伙,即便是杀了他们,估计他们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这样粗暴的方式,一点也不解恨,也不新鲜。”

    他突然看向对方认真道:“所以,努力挣钱吧。”

    “啊?”夏兰薇珞丝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没想明白这中间有什么关联。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有了个既不杀掉他们,又能让罗兹纳尔的那些猪猡们感觉到痛不欲生的想法。”

    “什么办法?”夏兰薇珞丝眼前突然一亮。

    “还记得我们当年在汲水城怎么干的吗?”李维的眼睛微微眯起,笑的很坏。

    “啊?又来?”夏兰薇珞丝怎么可能忘记李维当年割汲水城韭菜的样子。

    “嗯,安姆和汲水城的体量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方法也注定得变通一下,好在安姆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我们最先针对的,是罗兹纳尔家族。”

    李维摊手道:“有了这个清晰的目标后就好办了,他们不是信奉金币万能吗?有些时候,金币的确是万能的,尤其是在这么一个极度拜金的国度。

    “只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当无数金币汇聚起来的洪流,也是可以成为直接摧毁一个国度的武器的。

    “这...就是金融的力量!

    “想象一下吧,当那一天来临时,他们赖以为生的产业都将成为脖颈上的绞绳,往日的盟友都将成为来自背后的匕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赖以为生的商业帝国一步步崩塌,财富女神的眷顾也弃他们而去,只能在绝望中发出呐喊:

    “啊!金币!背叛了我!”

    李维满是浮夸的念完这句台词,看着夏兰薇珞丝摊手道:

    “这样是不是觉得带感儿多了?”

    “嗯!”

    那一刻,夏兰薇洛丝的眸子亮极了。

    “哎,等等...现在都一百多年过去了吧?当年那些家伙还活着吗?”

    李维忽然想起一个挺重要的问题。

    夏兰薇洛丝沉默了几秒,面容突然变得有些冰冷起来。

    “当然活着...至少有些...还活着...

    “那么多遗产都还没花完...他们怎么可能舍得‘死’呢?”

    顶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